脫貧新面貌,三年大變樣
2019-06-10來源:央視網
        《焦點訪談》鄉土中國農村系列調查今天關注的是六盤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甘肅環縣。這位農民叫鄭九林,曾經是環縣白塬村的特別貧困戶,從3年前開始,我們一直關注著老鄭一家, 2016年2月和2018年4月播出的《老鄭家的日子》,《老鄭家的希望》兩期節目,記錄了老鄭和鄉親們生活的變化。又一年過去了,老鄭現在生活得怎么樣呢?今年,記者第三次踏上了去老鄭家的路。

       第一次見到鄭九林是2016年1月,零下20度的黃土高原還刮著刺骨的寒風,當時老鄭一家住在山坡上幾口危舊的窯洞里,妻子智力殘疾,女兒雙目失明,兒子在縣城上高中,一家人生活過得十分艱難。2017年,當地政府在老鄭家對面的山坡上籌劃修建了易地扶貧搬遷項目,2019年,當記者第三次來到老鄭家的時候,老鄭已經住進了寬敞明亮的小院子。他告訴記者,他家是去年搬過來的,裝修和家具一共花了5萬元。

       跟三年前相比,老鄭家里的變化可以用天壤之別來形容,過去家里住的是搖搖欲墜的危窯,窯洞的墻上還有裂縫,現在住的兩層小樓,門前還裝上了路燈。過去,家里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一臺舊電視還是壞的。三年前,家里唯一值點錢的就是一臺二手摩托車,2017年老鄭把舊摩托賣了,換了一臺新車,現在搬了新房子,買了新家具,還添置了一臺新的三輪摩托車。老鄭說,現在家里自來水也有了,洗澡間也有了,還裝上了熱水器和電暖氣。

       2016年,老鄭家一年收入主要靠他出去吹嗩吶賺幾千塊錢,一家人一天吃兩頓,吃的都是面條和老咸菜。這次來到老鄭家,雖然還是吃面條咸菜,但老鄭說:“我們吃面條是日常生活習慣,咸菜是自己腌的。你三年前來吃這個都是苦的,不好吃,今年心情都不一樣了,吃的新咸菜是甜的。”老鄭說,2017年蓋這個房子他自己只掏了1萬元,而這兩年,國家每年給他的低保和退耕還林補貼就有2萬多元。



       像老鄭這樣有一定勞動能力但又不能外出務工的家庭,收入來源不穩定,主要還是靠低保和各種政策性補貼生活。這兩年,當地按照勞動力狀況和收入來源情況將貧困戶分為四類開展幫扶,要讓老鄭這樣的人徹底脫貧,不能光靠政府補助,必須有產業帶動增收,讓他們有長期穩定的收入才行。環縣依靠的主要是草畜產業。

       老鄭這兩年也養了幾只羊,受資金、技術和場地的限制,規模小,效益也一般。環縣百富勤養殖農民專業合作社負責人巢凱林和老鄭同村,過去一直是村里的養羊大戶,從2017年開始,在當地政府的引導下,他帶頭創辦養羊合作社,帶動村里農戶入股進行規模化養殖。巢凱林告訴記者:“這塊是帶動的貧困戶,17戶是82口人,有生病的,有缺乏勞力的,還有政府低保戶的這一塊。”老鄭也是17戶入股的貧困戶之一,不用自己掏錢,政府安排貼息貸款3萬元,扶貧專項資金2萬元,按5萬元一戶購買20只基礎母羊和一只公羊入股合作社,合同期限三年,每年合作社給貧困戶分紅。巢凱林說:“一年固定分紅1.5萬,1萬塊錢我們合作社給他還了貸款了,剩余5000塊錢他分走了。”這樣一來,老鄭每年不用自己投入,就能得到5000元的現金分紅。養羊資金有了,技術也沒問題,對貧困戶來說,負贏不負虧,只管分紅,對合作社來說,只要做好日常的養殖管理就不會有太大風險,那養了這么多羊銷路又怎么樣呢?

       巢凱林說,有政府政策支持,品種統一選的是湖羊,疫病由政府統一監管、防疫,銷售由公司直接回收,有保底價,所以放心養,只要養羊就不怕賣不了。巢凱林說的收羊的公司是2017年環縣引進的一家屠宰加工企業,年屠宰量可以達到百萬頭。2017年以前,環縣還沒有規模的屠宰加工企業,一家一戶養了羊大部分都是通過羊販子把活羊賣到外縣,羊販子中間賺了差價,養殖戶的收益就少了。如今把屠宰加工廠建起來,不但有了穩定的銷路,活羊的價格也提高了。企業、合作社、貧困戶三方聯動,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老鄭加入的養殖合作社是2017年的第一批試點,在全縣一共有37個,試點成功以后,2018年開始在全縣推廣。甘肅環縣副縣長魏凱選介紹:“截至2018年年底,我們環縣建了肉羊養殖合作社達到224個,覆蓋了環縣的215個貧困村,帶動貧困戶5500戶左右。這個數字基本上可以保證每戶一年最低分紅5000元。”

       這兩年,環縣圍繞肉羊產業的發展,也在逐步打造全產業鏈的肉羊產業體系。環縣曲子鎮西溝村的村民宋效輝過去跟老鄭一樣,也是貧困戶,家里有8口人,20多畝地基本以玉米小麥種植為主,人工成本高,收入也不行。這兩年,針對肉羊產業的發展,很多地方開始改種草料,2017年西溝村里成立了紫花苜蓿種植合作社,宋效輝也把自己家的地種上了紫花苜蓿。



       以前宋效輝家20多畝地種玉米、小麥,一年也就收入1萬元左右,現在種上紫花苜蓿,基本上不用管理,地里的收入就能達到2萬元左右,他還能騰出時間打打零工,再加上兒子在外務工的收入,一年下來就有四五萬元。2017年下半年,他家脫貧了。和肉羊養殖產業一樣,縣里也專門成立了一家草業公司,和合作社簽訂協議,訂單種植,統一收割、收購,草業公司再把草料賣給養殖合作社,這樣一來,種草養羊有合作社,還有牽頭收購加工草料和屠宰肉羊的兩家企業,貧困群眾靠羊脫貧“發羊財”的路子也越走越寬了。

       盡管這幾年環縣在產業扶貧上做了一些積極的探索,但產業底子薄,規模弱小依然是環縣脫貧攻堅最大的短板。目前全縣的合作社還只能覆蓋像老鄭這樣的特困戶,下一步還需要辦更多的規模養殖合作社,擴大產業規模,帶動更多的人脫貧。記者幫老鄭算了一下,這幾年他的收入有百分之六七十來自政府的各項補貼,雖然按現在的收入他已經脫了貧,但是兩三年后,退耕還林補貼和合作社分紅都已經到期,低保金也沒有了,到那時,老鄭的收入還能有保障嗎?

       到2020年底,老鄭和合作社的3年合同期滿之后,2萬元政府扶貧專項資金中,1萬元納入村集體經濟,合作社再分給入股貧困戶每戶10只基礎母羊和 1只公羊。老鄭說:“我把這11只羊一養,地里再種點草,還有幾頭驢,收入2萬元左右,我再吹嗩吶和地里收入一起,差不多有1萬元左右,一年收入能有3萬元。”

       這幾年,收入高了,還住上了新房,老鄭一家生活變化很大,而像老鄭這樣的貧困戶走出貧困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脫貧之后怎么辦?由靠政府補貼為主,到靠產業穩定增收,持久致富,由輸血到造血,他們面臨的是質的改變。在這個過程中,政府的作為必不可少。目前,當地已經把肉羊產業作為縣里的主導產業來抓,從2019年起,計劃用三年時間做大肉羊產業的規模,讓更多的貧困群眾種草養羊“發羊財”,使農民每年來自羊產業的收入達到人均6000元,要達到這個目標,政府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揚帆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讓媽媽回家”(電商扶貧項目)
“一億棵梭梭”(植被恢復項目)
“地球一小時”(關注氣候變化環保公益項目)
西部陽光V行動(大學生支教公益項目)
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項目)
仁愛心棧(奉粥項目)
愛的分貝(聾兒救助項目)
壹基金—藍色行動(關愛自閉癥兒童項目)
百萬森林計劃(環保公益項目)
“春蕾計劃”(關愛女童教育成長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海上皇宫真人娱乐 洪雅县| 轮台县| 康定县| 平南县| 鸡东县| 蓝山县| 石河子市| 永寿县| 临澧县| 来宾市| 达日县| 若羌县| 新绛县| 定西市| 太白县| 隆昌县| 绍兴市| 衡南县| 曲阳县| 云和县| 城口县| 陕西省| 金门县| 台中市| 芷江| 利辛县| 青海省| 镇安县| 五大连池市| 环江| 乌兰察布市| 潮安县| 兴山县| 儋州市| 万山特区| 皋兰县| 佳木斯市| 河源市| 花莲市| 溧水县| 康保县| 四子王旗| 吉安县| 天祝| 南平市| 台湾省| 洞口县| 凤凰县| 莱阳市| 合江县| 安平县| 沙坪坝区| 闵行区| 昌吉市| 金坛市| 定陶县| 石嘴山市| 济宁市| 双牌县| 布尔津县| 张家川| 鄯善县| 潮安县| 安龙县| 环江| 绥化市| 尤溪县| 南乐县| 措美县| 红安县| 孝昌县| 阆中市| 龙陵县| 沁源县| 固阳县| 三江| 怀来县| 深泽县| 崇仁县| 呼图壁县| 西畴县| 华池县| 射阳县| 故城县| 兴和县| 嘉义市| 钟山县| 麦盖提县| 安顺市| 保德县| 聂拉木县| 揭阳市| 乐亭县| 阳谷县| 邮箱| 阆中市| 葵青区| 朝阳区| 宁津县| 湛江市| 白山市| 辽宁省| 教育| 桂平市| 黄浦区| 昔阳县| 靖远县| 德格县| 津南区| 通许县| 和硕县| 城固县| 石景山区| 铁力市| 敖汉旗| 凤庆县| 温州市| 越西县| 平谷区| 呈贡县| 六安市| 岢岚县| 丹棱县| 秭归县| 水富县| 柘荣县| 凤山市| 富民县| 中西区| 博野县| 淄博市| 北京市| 宜州市| 易门县| 横峰县| 昂仁县| 海南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