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延至70歲退休引輿論
2019-05-22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年逾古稀,本來應是兒孫繞膝,在家安享晚年的時候。但是在日本,那些白發蒼蒼、顫顫巍巍的老人卻仍需要工作。

       日本打造“終生不退休”社會

       據日本首相官邸網站消息,在5月15日召開的未來投資會議上,日本政府發布了《高年齡者雇用安定法》修正案的概要(以下簡稱《修正案》),該《修正案》除了要求企業將退休年齡延長至70歲外,還要求企業支持老年員工到其他公司再就業、創業等等。“我們正在迎來100歲人生的時代,要為有意愿繼續發光發熱的老年人創造更好的工作條件。”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會議上說。日本法律規定60歲是退休年齡,但是到65歲才能真正領取養老金。日本現行《高齡者雇傭安定法》規定,企業有義務雇傭65歲以下有意愿工作的人員,如果要在本公司繼續工作,要么就延遲退休或取消退休,或者是基于合同工和委托等形式的再雇用。



       據環球網,日本大約80%的企業都采取延長雇傭的措施。但日本內閣府通過調查得知,在65歲到69歲高齡者中,65%的人希望工作,但是目前這些人就業率僅僅為44%。現在大部分日本企業的態度是:“延長或者廢止60歲退休制度的話,人事費用也會增加”,他們大多會選擇繼續雇傭制度。因為體力衰退而希望工作時間短些的高齡者也不在少數。而在《修訂案》中,要求公司努力為65-70歲的老年創造繼續工作的條件,除了前面提及的三個選項外,修訂案要求為老年人換工作、創業、提供NPO活動資金或自由職業提供支持。不過,修訂案的內容并非強制執行,但有分析指出,未來可能會轉為義務(強制執行)。

       實際上,這已經不是日本第一次想把退休年齡延遲到70歲。據海外網,去年10月,安倍就曾在當年的未來投資會議上談到過該話題。對此,日本社交網絡一片嘩然。有日本網友表示:“上年紀了,想工作的人能工作是不錯,但請不要一概而論。到了60歲體力腦力就跟不上的大有人在。”“工作到70歲,太長了!一般到70歲不是應該享受余生了嗎?政府是應該照顧老年人,但不應該以這種方式吧。”“雖說應該發揮老人經驗,但讓他們做體力勞動、深夜施工之類的,就不太現實了。”“與其讓60多歲的人努力,政府不如鼓勵鼓勵20多歲的人努努力?”


日本網友評論
 
       越來越多日本老人延遲退休

       日本總務省不久前公布的數據顯示,包括外國人在內的日本2018年總人口為1.26443億人,比上年減少26.3萬人,連續8年減少。其中15至64歲“勞動年齡人口”減少51.2萬人,是有可比數據的1950年以來并列該年的最低紀錄。上述法律的修訂,是為了緩解日本日益嚴峻的人口老齡化、少子化問題,安倍晉三政府還提出了“終身不退休社會”、“迎來100歲人生”等概念。目前,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就業率已經非常高,據總務省去年9月發布的老年人就業數據顯示,2017年日本70歲以上人口增長100萬達到了2618萬,占總人口的20.7%,65歲以上人口達到了總人口的28.1%為3557萬。其中有807萬65歲以上的老人仍然在工作,創下了該數據的歷史紀錄,并已經連續十多年增長。在65歲以上老年人中,男性的就業率為31.8%,女性為16.3%。高齡者在總體的就業人口中占到了12.4%。

       此前,日本政府決定,在現行法律規定的60歲退休的基礎上,自2021年起每三年延遲一歲,至2033年實現65歲退休。除了老年人口越來越多,日本“制造”年輕人數速度也越來越慢。據日本總務省統計局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4月1日,日本15歲以下兒童人數比上一年減少180.3萬人,達1530萬人,自1982年以來連續38年減少,為有歷史紀錄以來最低。糟糕的工作條件、低工資、缺乏產假(更不用說給男性的陪產假)、幼兒日托價格高昂,以及過長的工作時間使得很多日本女性和男性沒有時間約會,更不可能進入婚姻殿堂成家生子。 女性獨自撫養孩子也非常困難。超過50%的日本單身母親生活在貧困中。



       養老金不夠了?

       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日本的老年撫養比率(65歲及以上老人與勞動人口之比) 超過50%;預計到2050年將進一步上升至接近80%。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現年62歲的古瀨康弘任職于金融機構“歐力士”(Orix Corp)。他原本可在兩年前退休,但因為養老金不足夠而打消念頭。事實上,為應對勞動力緊縮,歐力士已將其員工的強制退休年齡從60歲提高到65歲。其他企業包括太陽生命保險、云雀國際和新日本制鐵等甚至允許員工工作到65歲或70歲。歐力士人事部經理表示,這個安排不僅能激勵年長員工,年長員工和客戶建立的長期關系也讓公司從中受惠,而年輕員工將有更多機會向年長員工學習。她說:“我們不認為提高退休年齡是增加成本,我們認為這是一種必要的投資。”日本目前的失業率處于26年低位。

       日本退休員工的每月養老金平均約15萬日元(約9427元人民幣),比政府規定的退休前60%收入(平均22萬日元)低。一些經濟學家預測,日本的平均養老金與工資比率將持續惡化,他們擔心日本采取的“現收現付”養老金制度恐怕不可持續,因為供款的年輕人越來越少,而領取養老金的老年人越來越多。除了安倍政府考慮的提高退休年齡,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放寬對外籍勞工的嚴格控制是更可行的長期解決方案。

       向來排斥外來移民的日本近期已宣布一項重大舉措,允許更多外籍藍領工人進入日本就業。不止于此,4月以來,日本政府還出臺其他勞工改革政策,例如限制加班、鼓勵更多靈活工作安排例如縮短工作天數或在家辦公等措施。根據日本政府估計,未來5年內可能會有34萬名外籍勞動者流入日本。而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當前日本各行業勞動力缺口在200萬人以上,到2030年勞動力缺口可能擴大到644萬人。據新華社報道,在這種經濟壓力下,日本企業對于外國員工并不是很友好,由于擔心本國員工壓力過大,而不愿雇傭技術更高的外籍員工,已成為日本企業招聘的通病。這讓很多外國人望而卻步。最近一項調查顯示,日本被評為亞洲最不具吸引力的工作地,落后于韓國、新加坡。

       日本厚生勞動省發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0月,在日工作的外籍勞動者總數達創紀錄的128萬人,比2012年的68萬人增加近一倍。其中,中國籍勞動者占比最高,達37萬人,其次為越南籍和菲律賓籍。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揚帆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讓媽媽回家”(電商扶貧項目)
“一億棵梭梭”(植被恢復項目)
“地球一小時”(關注氣候變化環保公益項目)
西部陽光V行動(大學生支教公益項目)
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項目)
仁愛心棧(奉粥項目)
愛的分貝(聾兒救助項目)
壹基金—藍色行動(關愛自閉癥兒童項目)
百萬森林計劃(環保公益項目)
“春蕾計劃”(關愛女童教育成長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海上皇宫真人娱乐 宁夏| 定安县| 习水县| 合阳县| 聂荣县| 青川县| 西林县| 龙井市| 永年县| 安乡县| 东平县| 锡林浩特市| 洞头县| 额尔古纳市| 泸西县| 高唐县| 若羌县| 西城区| 炎陵县| 汉川市| 崇义县| 曲靖市| 酉阳| 宜良县| 南丹县| 靖远县| 潼南县| 阿拉尔市| 东方市| 丰镇市| 佛教| 恭城| 阿鲁科尔沁旗| 兴国县| 甘泉县| 前郭尔| 大姚县| 苏州市| 资溪县| 天等县| 筠连县| 故城县| 东乌珠穆沁旗| 富宁县| 仁寿县| 西宁市| 浦东新区| 郯城县| 遂平县| 乐清市| 西城区| 深泽县| 贵南县| 满城县| 古丈县| 枞阳县| 和林格尔县| 华容县| 赣州市| 儋州市| 玉溪市| 西峡县| 柯坪县| 仙游县| 寻乌县| 资兴市| 洛川县| 临猗县| 凤冈县| 忻州市| 板桥市| 库伦旗| 仁化县| 广西| 高雄市| 清流县| 治县。| 锡林浩特市| 静宁县| 沾化县| 莒南县| 璧山县| 霍城县| 石渠县| 广河县| 乌拉特后旗| 疏附县| 金华市| 建德市| 兴山县| 宁明县| 高碑店市| 名山县| 保靖县| 调兵山市| 朝阳市| 乌兰浩特市| 凤山市| 泸西县| 平遥县| 新乡县| 南溪县| 新邵县| 东宁县| 平罗县| 会昌县| 白河县| 乐陵市| 鹿泉市| 昌宁县| 华容县| 壶关县| 黄石市| 朔州市| 五寨县| 东乌| 鲁山县| 二连浩特市| 远安县| 肃北| 新绛县| 乐清市| 修文县| 左贡县| 拜城县| 芜湖市| 茂名市| 璧山县| 巴东县| 沙河市| 西吉县| 班玛县| 德惠市| 五寨县| 临猗县| 紫金县| 南安市|